◎ 第二十四回 不惜费教子读书 登高科光耀门闾
作者:褦襶道人著       更新:2015-03-17 15:02      字数:1071
    第二十四回不惜费教子读书登高科光耀门闾却说柏生发仍改为弓长两,辞别了黄、白二人,回出三纲而去。自思从前所走之路,崎岖难行,寻了一条正大光明之路,一直往家中去了。当初他娶过妻来,他妻并未生育,他投苦海之时,其妻已有三月之孕,后来果生了一对双生儿。他妻虽系女道,却不惜钱财,年年将他儿子迭到学中读书。

    那日弓长两来到家中,夫妻见面,连一句话并没说,一齐放声大哭起来了。正哭之时,忽有两个孩子来到跟前,亦放声大哭。弓长两问道:“这是谁家孩子哩?”其妻乃端端的的对他说个明白,是他生的两个儿子。弓长两听说,满心欢喜,亦不哭了,说:“可曾读书没有?”他妻说:“已读了几年了。”弓长两因说起他父从前一味悭吝,不曾教他读书,所以致败家业。这两个孩子,切不可耽误了。今年且糊涂读这一年,来年一定请个好先生教训他。

    及至年底,解了馆了,弓长两便访问亲友,要要请个好先生哩。众亲友都说:“倒有一个好先生,就是束金多。”弓长两说:“先生既好,何借束金!你说是谁哩?”众亲友说:“是陋巷中温相公,名字是温故,字是知新。真正道德弘通,足并韩柳欧苏;理学渊源,堪比周程张朱。且循循善诱,谆谆而诲。”弓长两听说,并不邀人与他伙请,遂托亲友下了启,把温先生请到家中来了。他两个学生,大约一年以费百十余金,如此请温先生教了三年。语云:

    下得本儿大,求得利而多。

    三年之中,把他的两个学生,昼夜提携,朝夕讲究,抱负养成,羽翼丰满。真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大比之年,一举成名,兄弟联捷了。语云:

    有子已成天下士,无人不麓地行仙。

    弓长两到此时,无忧无虑,以终余年,岂不是个自在神仙!

    一日自念其年老,叫他两个儿子照管家业,亦把妆钿铲交与他两个儿子。嘱咐他说:“这铲乃是咱家世世相传之宝,被享添躲之父子弄得去,我又费了多少气力才弄得回来,恁可好好保守,万不可再失落了。”因写了一篇遗言,以留与二子,曰:

    妆铀铲,妆铀铲,祖父相传许多午。自我失落享氏手,苦劳精神今又还。今又还,月重圆,不可忽略要保全。神鳔祖师切莫学,无忧真人最宜鉴。存心当忠厚,行事当检点,一举一动莫欺头上天。头上天,常睁眼,善善恶恶都先见。现世现报皆不爽,自古及今,谁能逃出这十圈?谁能逃出这个圈?

    松月道士曰:携翠带锏归故里,铀铲仍落出三纲。妻贤德,子成双,忠厚获福应不爽。教子读书不悭吝,宜乎二子把名扬。光宗祖兮耀门闾,举家大小迓吉祥。端的是:心正直,昌厥后,寿且康。

    江湖散人曰:堪笑世人多痴迷,徒惜钱财误却儿。试看伯子与长两,应知读书不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