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章 女兵之怒
作者:世航      更新:2015-05-25 20:48      字数:3514
    押解大军中备有数辆五驾大车,内有套间,专供囚犯们沿途如厕、洗浴、就医之用,每辆车身外皆有“圣主所泽,不舍其囚”偌大隶书金字。

    官兵们也配有类似车子,车子外面也有偌大隶书金字,一律是“皇恩浩荡,官兵同沐”。

    看车子的人均占有率,官兵们好像还不如囚犯们人均占有率高。

    每当沿途遇到乞讨女子,羽林军必有专人施舍。

    同时,在沿途墙垣张贴安民告示,宣扬当今女皇之仁德。

    由此,我意识到,长安出动大军,其目的绝对不仅仅是接我。

    眼下,地方骚动不安,叛象渐起。这一次,长安大军出关至海,而后返回,这一来一回,跨越中原大地,对长安而言,是一个自我宣扬的机会,宣扬其待囚之仁,安民之德,同时借机向地方展示武力,炫耀实力,震慑怀有二心的地方官员。

    几天下来,终究觉得路上做囚的感受,确实比海上做囚的感受要好得多。免受了海浪颠簸之苦,而且我还有了自己专用的“圣主所泽,不舍其囚”车子。

    其他女囚凡进入“圣主所泽,不舍其囚”车子,必然限制其时间,而且,能够获得沐浴许可的女囚,几乎没有。

    但是,无论我提出任何要求,王将军和冯冼惟忠必然答应,且很少限定时间。只有一次,我觉得她们不敢管我,便在浴桶中安然浸泡了三四个时辰,终于受到冯冼惟忠得拍门催促,但她的语气依旧是很温和的。这,显然是长安的默许。

    是以,眼下我虽不得自由,然而,这“专车服务”的待遇,大概也接近大员级别了。我颇为受用,每入“圣主所泽,不舍其囚”车子,顿生销魂蚀髓之感。

    看来,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之说,绝对是真理。

    如今,我终究是囚徒,最多是高级宠物待遇,全然未尝到权力滋味,只是因了性别优势受到一些优待,便觉如此舒爽,那么,那些绝对权/力在握的大小官员们,被绝对权/力腐蚀之状简直不堪想象了。

    如若一个政权上下都沉溺在绝对权/力的腐蚀中不可自拔,那么这个政权也快到头了。

    然而,他们也未必不知绝对权/力的可怕,只是往往被欲/望、罪恶和利益捆绑,无法主动放弃而已。

    既然无法主动放弃,只能被动放弃,被掀翻。而后下一个上……一直这样循环。

    中国,就在这样的专/制循环中浪费了几千年!

    只要进入这个专/制循环之局,都是输家。不是现实的输家,就是历史的输家。

    除非我能够改变这个时代,不然,好像还是穿越回去的好。虽然我穿越前的那个时代也是处处专/制,但世界大气候还是令人舒畅的。

    然而眼下,无论去留,都与我的理想生活相去甚远。

    只能相机行事,慢慢改变。

    一日,我进入“圣主所泽,不舍其囚”车子沐浴,听闻王将军和冯冼惟忠在外谈话。

    在我视听范围中,也只有王将军和冯冼惟忠能够自由交谈。不过,两人说话的时候并不多。因此,她们一说话,我还是颇为留意的。

    只听王将军道:“冯冼刺史,这一路走来,感受如何?”

    冯冼惟忠道:“感觉尚可。”

    王将军笑道:“我素知冯冼刺史心直口快,此刻看你似怀心事,倘若如此,无须隐瞒。以你家族之功和你此次功劳,必被圣上提拔至庙堂中枢,你我将长期公事,朝夕相伴如姐妹。是以,你若有心事,只管对我道来,无须顾忌。”

    片刻之后,冯冼惟忠道:“下官确有一事,久难释怀。依照我朝律法,同级官员之间,岂可发号施令?然而,武刺史却在初见我时,蛮横霸道。我与她皆为刺史,竟然如此,实在是践踏朝廷律法,目无上官!”

    冯冼惟忠声音颇大,语气颇多愤怨。看来是憋了许久。

    王将军一时无话。

    冯冼惟忠道:“下官如有失言之处,还望将军宽恕。”

    王将军沉声道:“冯冼刺史,你所言并无所失。只是,天下男儿遭劫之后,阴阳失谐,很多女官失去所托,性情变化不少,致使我朝日渐混乱。不少地方罔顾朝廷律法,横征暴敛,致使其域内之民苦不堪言,甚至沦为乞丐。有的地方则借朝廷衰微之机扩大势力,自长一方,愈发坐大,虽未曾举起反旗,但实为一方霸主,无君皇之名,而有君皇之实,不臣之心,昭然若揭,甚至将朝廷之开明视为得寸进尺之机,将朝廷之温善视为可欺,与朝廷讨价还价,极尽狐假虎威之能事。圣上虽宽仁浩德,夙夜劳顿,但临此大变,眼下也无甚良策。”

    王将军话音未落,我便听到外面女官兵们叽叽喳喳。

    通过这些日子的观察,我知道,羽林军军纪颇为严格,平素从无私下谈话的情况。但这一次,却很是反常。

    “我等早便受够了!这奸贼……”

    “是啊,听说早在太宗时代,便有奇人异士说此贼必然篡唐,看来此言不虚……”

    “我朝何须这般窝囊!趁此贼逼压之机,一举灭之!”

    “对,一举灭之!”

    冯冼惟忠大约是受到感染,亦愤然道:“将军,既然此贼如此猖狂,何不一举灭之!下官愿身先士卒,奋力讨之,不灭此贼,誓不为人!”

    浴桶中的水虽然是晒热的,但我听了官兵所言,不禁脊背发凉。

    难道此刻会开打?

    转念一想,不会,绝对不会。

    王将军此女,看来很是稳重,做事很有分寸,驭军有术。如果她已经确定,对冯冼惟忠说出那些暗示某“贼”的话语会招致军中大愤或军心大变,她是断然不会说出的。

    由此可见,武则天自恃实力强大目无长安庙堂,已有其时,众人皆知,而且,很多人早就明白,武则天很难对付,长安对其有所惧惮,投鼠忌器。是以,王将军不仅敢于在军中明言,还敢放任军士议论。

    也就是说,王将军有意强化和放大军中对武则天的不满。

    但是,一味放任军中怨愤,终非上策。

    果然,我想到了,王将军也想到了。只听王将军道:“诸位,凡奸恶叛上者,终将自食其果。只是眼下,我大唐内忧外患,难以猝清海内。不过,只要诸位各尽其责,忠于朝廷,必有用武之日,我大唐也必有重振雄风之时!诸位暂且莫议此事,专心赶路,尽心做事,方能为朝廷分忧。”

    在我看来,王将军此言说的实在到位。不过聊聊数语,便将以上所言归在一起,依循其意,形成收势。

    此言一出,官兵们顿然无声。

    只闻马蹄踏地声,车轮辘辘声……

    忽然,我隐隐听闻远处传来一阵嘈杂声。

    皆为女子声音。

    好像是在请求什么……难道又碰到了乞丐?不,是丐帮,女子丐帮!

    因做囚的生活过于苦闷无聊,因此,沿途偶尔碰到稍出意料之事,颇能引发我的好奇。

    我再也无心沐浴,起身擦干,穿衣开门。

    冯冼惟忠见我出来,现出微笑,道:“这次却是很快。”

    我无言以对,只得微微一笑,算是应对。

    一名人高马大的女兵驭马而来,伸出臂膀轻轻一托,便将我拉到她马上。

    继而,一边骑马前行,一边拉动缰绳,将马移到囚车旁,将我送到囚车中,锁好囚车门,将钥匙抛给冯冼惟忠。

    此时,我发现,原来发出那嘈杂女声的,是一片对着羽林军跪倒的衣着褴褛的女子,大约有几十人。

    女子们看上去普遍比较年轻。但普遍乏力不振,就连哀求之声也是疲软的,带着哭腔的。

    “官娘,行行好,将我等苦女收到军中吧!我们家乡受灾,一直乞讨在外,活不下去了哇!”

    我立即转目王将军,看她怎么应付。

    只见王将军紧蹙双眉,微微摇头,对冯冼惟忠道:“你且率一队人马,将她们接到马上,供她们吃喝。至于参军之事,至长安再议。”

    冯冼惟忠应道:“卑职遵命!”

    随后,她率一队骑兵,向那群女子飞驰而去。

    不多时,只见军队后面黄尘滚滚,冯冼惟忠一马当先,率领那队女兵追上来了。在她的队伍中,多半成了两人一马。

    我不禁暗叹:李唐这支骑兵果然厉害!办什么事,都这么高效!

    过得十几日,数次碰到此种情况,每次,王将军都是如前而行。

    除了这点事,此外再也未遇到什么特别之事。我百无聊赖之下,只得观看沿途人物风景,尝试分辨沿途可闻的各种口音,权作消遣。

    因为鸽儿精通不少方言,和她相处的两年,我在语言方面收获甚丰,加上中原各地口音区别不大,沿途方言基本可懂。

    一日,我观看沿途风物,细聆沿途百姓讲话,知已至淮阳附近。

    中午时分,行至一处绵亘天边的黄土坡下,我听到王将军与冯冼惟忠商议后,下令休息。

    军士开始埋锅造饭。

    我已知羽林军纪律严明,除非激愤难耐,不然几乎不语。埋锅造饭和夜晚休息之际,话语亦少,不得不交流,也近于窃窃私语。

    越是如此,越使我好奇。

    在她们窃窃私语时,我总是侧耳倾听,惜其音过微,所闻甚少。

    便在我如往常那样侧耳倾听时,忽听黄土坡上发出震天动地的女子呐喊。

    我震惊不已,抬头望去,只见坡上黄尘滚滚,旋即几百号人从黄尘中掩杀过来,刀枪如林,直扑而下,气势甚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