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守株待兔
作者:糊涂半仙(书坊)      更新:2015-08-14 04:43      字数:2386
    男青年手里提着盒子枪,这玩意专破铁布衫。张大痣不敢违拗,忐忑不安向男青年走去。

    待走到近前,张大痣发现男青年对自己神色恭敬,不像是要为难自己,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男青年把张大痣带进洞房,女人仍然躺在床上,熟睡中神色很安详。

    这时男青年不知为什么哽咽起来,声音颤抖着问张大痣。

    “张大叔何不仔细瞧瞧床上躺着谁。”

    张大痣猛然想起,男青年昨天晚上嘴里念叨着‘巧儿’,心里顿时感到窒息,快步上前一看,躺在床上正是王巧儿。一种不祥的意味向他袭来,抓起王巧儿的手臂,那里传来冰凉,在脉上一模,没有任何反应。

    不由悲从心头起,转身朝男青年怒目相向。

    “你这个畜生,到底对巧儿做了什么?”

    男青年通红着眼睛噗通跪在地上。

    “张大叔暂且息怒,听我慢慢讲给你听。”

    原来男青年叫陈大伟,是本地一个玉商陈谷丰的儿子,在王刚与爹陈谷丰做生意的时候认识了王巧儿。

    俩人一见钟情,很快堕入爱河,到了非你不嫁非她不娶的地步。

    这一切双方的家长俱不知情。

    陈谷丰表面上是个玉石商人,暗地里却做着强盗的勾当,见王刚身上有大批财物,便起了觊觎之心,终于在五天前晚上,以做生意交易为名,把王刚骗到家里杀害,夺去了王刚带去交易的大批财物。

    王巧儿见父亲久未回客栈,到陈谷丰家里去找。陈谷丰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又把王巧儿勒死,这一幕被陈大伟恰巧碰见。

    陈大伟伤心欲绝,带着王巧儿的尸体来到山上房子,实现对她的承诺,举行了自己与她的婚礼。

    张大痣与陈大伟第一次相见,就是陈大伟帮王巧儿在山下洗干净身子,所以王巧儿身上湿漉漉。

    讲到这里,陈大伟泪流满面望着张大痣。

    “我去客栈找巧儿的时候见过您,知道您是她的干爹,希望您能够把我们俩安顿好,安乐葬在同一个墓穴里。”

    张大痣听后大惊失色,想行动来不及,陈大伟已经举起盒子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随着一声枪响,陈大伟的身子软软倒在地上。

    根据陈大伟的遗言,张大痣将俩个人同穴葬在一起。

    办完这些事,张大痣并没有离开宝溪镇,他认为自己这条命是王刚救的,就应该为王刚做些什么。终于在某一天,张大痣潜入陈谷丰家里,杀掉了这个恶人。

    故事讲完,陈杏杏瘪瘪嘴。

    “咦,不是鬼故事,这个不算,重新讲过一个。”

    李淑轩为张清刚打抱不平。

    “故事与鬼不打架,但是里面的爱情情节很感人,不失为一个伤感的爱情故事,算可以了,小妹不要欺负张大哥。”

    陈杏杏想再要说什么,被李道金拦住。

    “我们来讨论正事,如今鬼王不来找我,反而令我心里怪怪不知如何是好。大家出出主意,该如何应付这个局面?”

    正财首先开口。

    “鬼王按兵不动,是不是想等我们找齐所有灵石再一举夺取?”

    这话有道理,李道金点头同意。

    张清刚发表了不同看法。

    “我看不尽然,根据诸葛亮留下的绢书,灵石共有五块,鬼王只要师父找其中四块,说明它已经得到一块。师父与它撕破脸,它应该很惧怕师父找到这些灵石,要想方设法阻扰师父的行动才对。它目前没有动弹,我想肯定在酝酿什么诡计。”

    这些话比正财的话更符合逻辑,李道金点了好几下头,问张清刚眼下该怎么办?然而张清刚苦笑一下摇摇头,代表他也没有什么办法。

    倒是偏财对李道金说:“我们在明处,鬼王在暗处,形势于我们不利,干脆我们来个守株待兔。”

    李道金眉毛扬起,问偏财如何个守株待兔?

    偏财问李道金。

    “你与鬼王谁更想得到四块灵石?”

    李道金想也不想。

    “当然是鬼王,我宁愿这四块灵石永远不要面世。”

    偏财笑笑。

    “这就对了,现在你手里有两块灵石,鬼王就算找到其余的也无济于事,一定会来找你索要这两块,这样你不就从被动变为主动了吗?下一步你干脆哪都不去,只等鬼王找上门来,看看它的诡计到底是什么。”

    李道金觉得这样也好,望了李淑轩与陈杏杏一眼,将手一挥。

    “大家出来这么久,也正好回去休息一段时间,明天启程回家,就这么定了。”

    ......

    三天后,李道金回到自己居住的小县城。随同他一起回来的只有三个人,偏财和偏官以及李淑轩。

    陈杏杏在路上接到一个电话,是家里打来的,说是有重大的事情与她商量,无论如何都要回去一趟。

    正官则是儿子催促他回去,因为儿媳妇生了个儿子,等着他回家取名字。正财想回武当瞧瞧,便跟着正官一同走。

    张清刚是被李道金支回家,要张清刚把儿子接到县城来,这样父子俩可以待在一起。

    李道金回到家里赶上一件喜事,那就是纠缠了他许久的王小华结婚。他打开自家大门的时候,新郎正抱着新娘王小华上婚车,他笑嘻嘻望着王小华,后者感觉鼻子老酸,眼泪忍不住流下来。

    新郎以为新娘幸福得掉眼泪,喜滋滋不住傻笑。

    李道金一眼就望见王小华脖子上挂着根铂金项链,上面镶嵌着颗亮晶晶的东西,足有好几克拉,看来新郎家境不错。

    放下东西后,李道金拿个千元红包,给王小华家里算随个分子。王小华哥哥在场,得意洋洋对他道。

    “我妹夫家里是房地产大亨,在县城里显赫得很。”

    李道金没头没脑冒一句。

    “这下子你老婆福气好大。”

    我妹夫家里是房地产大亨,关我老婆什么事?王小华哥哥不知如何回答,目瞪口呆望着李道金。

    后来王小华老公经常在外面沾花惹草,她又管不住,气得难受就往家里跑,回来拿自己的嫂子出气。王小华哥哥这才回过味,佩服李道金很有几把刷子。

    李道金随了份子却没去喝喜酒,因为杨争帆在艺术团吴刚的餐馆里宴请他们四个人。

    与杨争帆刚见面,发现他的财帛宫里有黑气,田宅宫的气色晦暗,知道他马上要破大财,与房子有很大关系。

    华韵书阁网www.book.hygx.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