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水先生文集巻之一 ○書一 答大串次郞左衞門書
作者:朱之瑜      更新:2016-03-28 18:24      字数:1409
    ○書一 答大串次郞左衞門書

    昨問極當。書到。㠯俗務酬酢抵暮而歸。未能即答。今晨發函讀之。甚喜足下已能見大意及此乎。果能及此。則與足下相與。其成之易也十倍於他人。然恐足下識力未及此。若剿襲他人之言。則意先不誠。與大學中庸大相背戾。況乎經綸建立乎。古人於强梁之夫負薪之子。亦勉令就學。豈不佞之有異耶。前所㠯不許足下者。㠯足下有其志而時與勢必不能也。

    儻浮慕聖賢之名而實爲負販之行。候伺於船主賈客之門。虛恢於有無貴賤之際。明恣欺瞞。少圖利潤。則大辱此典籍矣。若竟棄此不務。則家無恒産。妻子不免於啼饑號寒。治生爲急之謂何。所㠯不敢輕許耳。不然。不佞於寥寥寡和之日。豈不欲玉足下於成也。至於尚論古人之言。當更論其世而可。

    故孟子曰。誦其詩。讀其書。不知其人可乎。程子去孟子千四百餘年。世遠言湮。聖學亦既滅息矣。黃老莊列之書。虛無清靜之旨。爲禍於世者十四朝矣。㠯及諸子百家蛙鳴紫色棼然嘈雜。使人無所適從。然踈而遠俚。荒唐而易見。非其甚者也。其最烈者。無如彼釋氏之言。如佛圖澄。鳩摩羅什。達磨。惠能。誌公。生公之徒。遂能舉天下之人心而摇之。高明者。昏愚者。貴者賤者。善者惡者。一鼓窂籠於其術中。慘亦甚矣。有宋偉人。如韓魏公。范希文。富鄭公。文潞公。功業聞望。炳耀人寰。而力未能除去。間亦有獵較其中者。歐陽文忠文章爲一代宗土。然未嘗㴱得於聖學。邵康節學行均優。出處可則。惜頗流於術數。蘇明允父子。學富才雋。或間㠯縱横捭闔之說。或雜㠯佛釋高曠之談。其無可議者。惟濂溪先生一人。而程氏兩夫子宗師之。然文獻不足。無徵不信。後得古本大學於𧖟叢榛莽之中。殘編斷簡之餘。足㠯發明其志。溢喜之極。

    故曰。於今可見古人爲學次第者。獨頼此篇之存。而論孟次之。而使學者亟誦大學。非謂論孟後於大學。亦非謂論孟之羲不如大學也。至於中庸。雖聖人傳授極致之言。大本大經。參天地。知化育。然亦子思子爲下學而作也。非曰言性言天。下學必當後之也。然君子之教人。譬如醫者之用藥。元氣無傷。而止於虛弱則補之。邪氣侵凌。虛火炎上則袪之。袪之瀉之。即所㠯補之也。若不知標本之治。而遽投㠯參芪附子。未有不害之者已。蘇子曰。藥雖進於醫手。方多傳於古人。故進藥宜審其虛實寒熱燥濕輕重。未可執方㠯誤後人也。

    子路問聞斯行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聞斯行之。冉有問聞斯行諸。子曰聞斯行之。聞斯行之者是也。則不宜曰父兄在。有父兄在者是也。則不宜曰聞斯行之。何問同而答異耶。急於四書。先於大學。是已。亦顧其所用何如耳。非謂緩四書後大學也。至曰棄此不務他說先焉。則不佞之所未解也。不佞今日未嘗開門授徒。高自標榜。則不佞之爲此。不綽綽乎。即使開門授徒。庸詎不綽綽乎。

    玄貞之來。屢辭之而不𫉬。至今尚未定名誼。又喜兵衞在此無事。故令習讀小學耳。小學者大學之基本。即繇此而止。亦如期門孝經。何乃比之於釋老之虛無。躁進之功利。事親從兄。與忠君理民之業。顧與大學有異乎。又何㠯得罪於聖人之門也。小學而虛空功利。得罪於聖人之門。則舉凡天下之書。皆虛空功利得罪於聖人之門者矣。不佞未嘗儼然臯比炫耀一世。而顧責備之如此哉。此非足下之言也。必有爲此說者。亦㴱見足下之非誠矣。門生之稱。非可泛泛。至若恩師之稱者。誼埒於父子。人生無有二三。未可濫加於路人。巳後幸勿復爲之。

    欲盡其說而一時事⺴。統容他日詳復。

    舜水先生文集巻之一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