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绛唇·长安中作》
作者:元好问      更新:2016-03-05 17:21      字数:945
    ●点绛唇·长安中作

    元好问

    沙际春归,绿窗犹唱留春住。

    问春何处,花落莺无语。

    渺渺吟怀,漠漠烟中树。

    西楼暮,一帘疏雨,梦里寻春去。

    【鉴赏】

    《遗山集·古意》诗云:二十学业成,随计入咸秦。又《遗山乐府》有《蝶恋花》词,题为戊辰岁长安作。元好问十九岁时,随叔文官陇城(今甘肃天水),因参加秋试,在长安住过八九个月;二十一岁时扶叔文丧由陇城还乡里,其后未再到秦中。此词大约作于金章宗泰和八年戊辰(1208年),是年元好问十九岁。诗中曰二十,盖举其成数。

    这首词所表现的是传统的伤春主题。但不是浓重的感伤,而是淡淡的怅惘。词人是年轻的,情调也是健康而执着的。

    词中没有着意渲染残春景色,而是旁处落笔,侧笔取妍。起句沙际春归,语似直露,而画面见于文字之外。沙际犹言水边。为什么说春从水边归去呢?春来先遣杨柳青,是春在柳梢头;而暮春时节,春色似乎和柳絮一道随着流水飘走了。故吟咏沙际春归四个字,乃觉无字处有意,空白处皆是画。次句绿窗犹唱留春住,诗思奇妙。不说自己思春恶春,却说旁人春归而不知,犹自痴情挽留。

    词牌有《留春令》,绿窗中人或是歌妓之流。或许不必定有此人此唱,不过是作者设置的一种境界,借说绿窗少女的歌声以表达自己惜春的情怀。这是词体幽微宛转处,作者掌握和运用得很成功。

    问春何处,花落莺无语二句,熔铸前人词中意象,而翻进一层,欧一陽一修《蝶恋花》: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王安国的《清平乐》:留春不住,费尽莺儿语。黄庭坚《清平乐》:春无踪迹谁知,除非问取黄鹂。百月兆无人能解,因风飞过蔷薇。上述诸作,或问花,或问鸟,不论是落花还是莺啼,总还有点春天的影子。在这首词中,不仅是问而无答,乃更无可问讯。花落莺无语,春光老尽,连点声息都没有了。

    词人对春天的深情眷恋,在词中表现为一种徒劳的追寻。起句既说春归,已是无可置疑,然而还要问春。问而无答,则继之以远眺、寻觅。漠漠烟中树,意象似从谢眺远树暖阡阡,生烟纷漠漠。李白平林漠漠烟如织化来,是高楼远眺之景,又仿佛涉涉吟怀的物化形态。极目远望,不见春之踪影,只有在日暮归楼后,隔帘疏雨生中,求得好梦,梦中去寻觅了。结句梦里寻春去,语淡情深。现实之春确已逝去,而词人不作绝望颓唐之想,还要到梦境中去追寻。这种对美好事物的执着追求,也正反映了词人年轻健康的心理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