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门引·乍暖还轻冷》
作者:张先      更新:2016-03-05 18:41      字数:945
    ●青门引

    张先

    乍暖还轻冷,风雨晚来方定。

    庭轩寂寞近清明,残花中酒,又是去年病。

    楼头画角风吹醒,入夜重门静。

    那堪更被明月,隔墙送过秋千影。

    【鉴赏】

    此为春日怀人之作。词中所写时间是寒食节近清明时,地点是词人独处的家中。全词抒写了词人感于自己生活孤独寂寞,因外景而引发的怀旧情怀和忧苦心境。

    上片起首两句,写词人对春日里天气频繁变化的感受。乍暖,见出是由春寒忽然变暖。还字一转,引出又一次变化:风雨忽来,轻冷袭人。轻寒的风雨,一直到晚才止住了。词人感触之敏锐,不但体现对天气变化的频繁上,更体现天气每次变化的一精一确上。天暖之感为乍;天冷之感为轻;风雨之定为方。遣词一精一细确切,暗切微妙人情。

    人们对自然现象变换的感触,最容易暗暗引起对人事沧桑的悲伤。庭轩一句,由天气转写现境,并点出清明这一气候变化多端的特定时节。至此,这寂寞之感就进而属于内心的感受了。歇拍二句,层层逼出主题:春已迟暮,花已凋零,自然界的变迁,象喻着人事的沧桑,美好事物的破灭,种下了心灵的病根。此病无药可治,唯有借酒浇愁而已,但醉了酒,失去理性的自制,只会加重心头的愁恨。更使人感触的是这样的经验已不是头一遭。去年如此,今年也不例外,又是去年病点明词旨。过片承醉酒之后而来。楼头画角风吹醒,兼写两种感觉。凄厉的角声,轻冷的晚风,使酣醉的人清醒过来。黄蓼园评云:角声而曰风吹醒,醒字极尖刻。(《蓼园词选》)这一个醒字,表现出角声晚风并至而醉人不得不苏醒的一刹那间反应,同时也暗示酒醉之深和愁恨之重。伤心人被迫醒来自是痛苦不堪,入夜一句,即以现境象征痛苦的心境。夜色降临,心情更加黯然,更加沉重。而重重深闭的院门更象喻着不得开启的心扉。结句指出重门也阻隔不了触景伤怀,溶溶月光居然把隔墙的秋千影子送了过来。黄蓼园对此句也甚为激赏:末句那堪送影,真是描神之笔,极希微窅渺之致。(《蓼园词选》)月光下的秋千影子是幽微的,描写这一感触,也深刻地表现词人抑郁的心灵。那堪二字,重揭示为秋千影所触动的情怀。

    此词用景表情,寓情于景,怀则自触,触则愈怀,未有触之至此极者(沈际飞《草堂诗余正集》)。尤其是词之末句,写人却言物,写物却只写物之影,影是人,人又如影之虚之无,确实写出了隽永的词味。总之,张先词艺术上的含蓄和韵味,此词中得到了充分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