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有效期: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新浪微博登入QQ登入
热搜小说您的小说 文言小说 您的小说 老子挍註
鑯函心史
鑯函心史   作者:郑思肖[宋]
评分:
0.0 (0人已评)
郑思肖,字所南,南宋末年画家。宋朝灭亡之后,他画的兰花,竟然是离开地面,露着根部的兰花。人们都不知其意。后来,在跟他的知己多次的交谈和接触中,才了解到这些兰花离地露根的真正意思,寄托了他当时不愿当亡国奴的思想。尤其是《心史》一诗讲得更明确:“纵遇圣明过尧舜,毕竟不是亲父母,千语万语只一语,还我大宋旧疆土。” 郑思肖擅长画兰花,并因为画兰花而出名。在他隐居江南的时候,当地的县官仰仗自己的权势,多次向他索画,都被他断然谢绝,他说:“头可断,兰不可得。”

《心史》是郑思肖将一生奇气伟节之作合为一书的汇编,是郑思肖独立特行的证据。郑氏自35岁宋亡后便离家出走,从此浪迹于吴中名山、道观、禅院,40年间写下了大量抒发爱国情操的诗文,有《咸淳集》一卷、《大义集》一卷、《中兴集》一 卷,共收诗250首,杂文4篇,前后自序5篇。共命名为《心史》。当时形势,无法刊行。所以,他在晚年将《心史》重缄封 好,藏于苏州承天寺眢井中。《心史》中的所有文字都饱含血泪,他讴歌了南宋的爱国志士,痈斥了奸臣佞徒,控诉了元军 的暴行,充分表述了自己的爱国与忠诚。如在《过徐子方书塾》诗中说:“不知今日月,但梦宋山川”;在《八励》诗中说: “泪如江水流成海,恨似山峰插入天”,慷慨激越,足征忠肝义胆。难怪近代学者梁启超穷日夜之力读《心史》,每尽一篇辄 热血“腾跃一度”,梁氏深有感慨地说:“此书一日在天壤,则先生之精神与中国永无尽也。”《心史》在枯井中沉埋达350余 年,直至明崇祯十一年(1638年)始被发现,《心史》被藏在一大铁盒子中,外写“大宋孤臣郑思肖百拜封”。于是这部光照 千古的奇书方见于世。

自书重见天日后,即受到明季爱国人士的热烈欢迎,在抗清斗争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序跋、题咏、品评者之多,据三百多年 后我的初步统计,即逾百人。刻行后约四五十年,正是有明遗老凋零殆尽之际,开始有人毫无举证又吞吞吐吐地称《心史》 为“伪书”,但当即遭人反诘。又过了约百年,在清廷大力强化思想专 制之际,御用“三通”、“四库”馆臣始正式判其为伪,并 编凑出几条站不住脚的“理由”,同时官方又以“军机处”名义“奉上谕”将其列入“应毁”书目。此后“伪书说”虽不时遭到学者(包 括很多第一流大学者)的反驳,但还是流行天下,惑人甚深,遗毒迄今犹未消绝。甚至连当今一些代表“国家水平”的大型工 具书,如《辞海》《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历史大词典》等,也受到影响,称“或疑为后人假托”。前几年江苏一批古籍版 本学家、出版史专家撰写出版的《江苏刻书》一书,居然连《心史》都没有收入,可能也是“伪书说”在作怪。《心史》仅在 明末江苏就两次刊刻,而且至今在南京、苏州的图书馆里均有收藏,即使真的是伪书,那么它仍然是一种“明刻书”啊!岂可 视而不见?

《心史》绝非伪书,我在《井中奇书考》一书中已列举了大量证据来论述这一点,本文不拟多说。下面再谈谈与苏州刊刻《心 史》有关的人物和故事。 如前所述,《心史》稿本最早是由寺僧达始发现的,有一位苏州文人赵均看到后,把这件新闻告诉 了陆嘉颖、陆坦父子,自己却离开苏州旅游去了。陆嘉颖对这事极感兴趣,想来想去,只有文从简、文父子与寺僧相熟,便 请他们向达始商量借阅。不料达始奇货可居,坚不肯借,交涉了三个多月,直到翌年春,方由陆氏出了一笔钱借得稿本。陆 氏父子与文氏父子便分头摹抄。同时他们也产生了刊刻之意,欲使偶然得之的《心史》广为流布,产生更大的影响。为此, 陆嘉颖与文从简各写了一篇跋文,并在苏州士人间传观抄本,借机募款。到了七月间,陆嘉颖又将抄本送给复社名流杨廷 枢、文坛耆宿张世伟过目,杨、张也分别写了跋,对《心史》作了高度评价。于是,又有一批爱国文人(主要是复社成员) 纷纷题跋,如丘民瞻、华渚、许元溥、郑敷教、姚宗典、姚宗昌、陈宗元、朱衮、凌一槐、朱镒、陆坦等等。至此,经费问 题仍未解决,乃由诸生张劭和丘民瞻二人将抄本及诸人题跋上呈江南最高行政长官张国维。张“览而异之,立捐俸绣梓”,并 亲撰序文,同时还请了他的同乡冯维位老人写了跋。 1641年,正是《心史》初刻的翌年,吴县重修县志。在这部《吴县志》 中,详细记载了《心史》的发现,并引用了其中的不少诗作。这是《心史》在苏州地方志中的最早记载。 今天,我们纪念 《心史》刊刻三百六十周年,不禁会想到围绕着这部书的如张国维、杨廷枢、陆氏父子、文氏父子、姚氏兄弟等许许多多仁 人志士的爱国主义精神。在近代,爱国文人的“南社”,就特别推崇郑思肖的《心史》,它的成立大会,就是在苏州虎丘的张 国维祠中举行的。史学家顾颉刚在抗战期间专门写了《郑思肖心史孤忠》的文章,以激励全民的抗战决心。
下载: TXT单章
最近章节:後序 盟言
最近VIP:
    思肖已舍此身為大宋討賊\、開中興之大業也久矣。惟累年窮心謀\度,無長策自奮,實恥有生,遂誓自為去就計,生莫為 之,死則為之,萬萬必行之,誓決不肯棄於死而竟已。然我素以獨為天,心史奚託?又意緒荒迫,不暇別書淨本,敬以本鐵 函重匱,沉之古吳古井中。大事未成,心史先出,得者當毀其文,我又決不肯耀誑世盜名之空辭,坐欺君欺父之實罪。大事 成,心史出,願舉天下後世,一化而為忠臣孝子之歸,則我始終無遺憾矣!雖然,亦不得已也。人心本善,又何庸化之而後明耶?蓋其天一也,今強執我之誠\,盟我於不變之天焉爾! 辰,孤臣..
[最新书评]    [精华书评]    [全部书评]
其实,顾炎武除了写《井中心史歌》,在他最著名的《.. 回复(0)/查看(16) 延章 09-06 22:43
其实,顾炎武除了写《井中心史歌》,在他最著名的《日知录》中,也数次引征《心史》。而这却从未经研究者提及。《日知录》卷十九《古文未正之隐》条中写道:“郑所南《心史》书文丞相事,言公自序本末,未有称彼曰‘大国’、曰‘丞相’,又自称‘天祥’,皆非公本语,旧本皆直斥彼酋名。然则今之集本或皆传书者所改。”在《日知录》卷二九《吐蕃回纥》条,还有一条顾炎武的原注:“郑所南《心史》:‘畏吾儿乃鞑靼为父、回回为母者也。’”另外,顾炎武还著有《金石文字记》,卷六《识余》有《拱极观记跋》曰:“右小碑本在拱极观,观已久亡,万历中有人掊地得此碑,置之岳庙中,与宇文周碑并立。其碑文鄙浅无足采,然吾于是有以见宋人风俗之厚,而黄冠道流犹能念本朝而望之兴复,其愈于后世之人且千万也……其没于土中久而后出,岂陷金之后,观主埋之,如郑所南《井中心史》之为邪?”可见,顾炎武也不是仅仅只在《井中心史歌》中写到《心史》。
顾炎武在诗中即称《心史》为“奇书”,又在序中说:.. 回复(0)/查看(3) 延章 09-06 22:43
顾炎武在诗中即称《心史》为“奇书”,又在序中说:“昔此书初出,太仓守钱君肃乐赋诗二章,昆山归生庄和之八章。及浙东之陷,张公走归东阳,赴池中死;钱君遁之海外,卒于琅琦山;归生更名祚明,为人尤慷慨激烈,亦终穷饿以没。独余不才,浮沈于世,悲年运之日往,值禁网之愈密,而见贤思齐,独立不惧,故作此歌,以发挥其事云尔。”
顾炎武题咏《心史》时,已在《心史》出井后整整40年.. 回复(0)/查看(6) 延章 09-06 22:42
顾炎武题咏《心史》时,已在《心史》出井后整整40年(1678)了。而且是在离苏州、昆山千万里之遥的陕西富平;但他最初是在苏州张国维刊本问世之时即就近读到(昆山隶属苏州府),并留下深刻印象的。这在《井中心史歌》及其序中说得非常清楚。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

本站倡导、鼓励古文运动,欢迎诸位作者多多发表文言白话小说 | 国学培训
Powered by JIEQI CMS © 2004-2013 粤ICP备16028701号-2 华韵国学